手机版   |   最新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苏州新闻网 > 体育运动 > 正文

劝服江苏人,谁都比不过一碗鳝鱼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20-01-05 手机版

上海大众众星俱乐部,usb无线网卡驱动,刘桃绫微博

原创: 老艺术家 九行
在汉语里,形容一场饭局很危险有两种说法,一种是鸿门宴,另外一种叫江苏同乡会。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大概因为河汊纵横,江苏人口味之间的差异就如同这江河一样分道扬镳。·
北漂的扬州人朱自清就对于北平人眼中的家乡菜颇为不满“北平寻常提到江苏菜,总想着是甜甜的腻腻的”。
甜腻是很多外地人对于江苏食物的印象,再配上江南水乡和吴侬软语,就是一个标准的江苏刻板印象套餐。
不过去扬州、淮安尝过淮扬菜的人会发现,这些地方的菜虽然也有用糖的,但其鲜美清爽的口感,却绝对说不上甜腻。
位列八大菜系之一,最早出现在国宴场合,如此说来,淮扬菜应该就是江苏菜的代表了。
这时候,平时在内部会议中不怎么插得上话的苏北和临省首府终于忍不住口吐芬芳了,早在1987年中国烹饪协会成立的时候,你淮扬菜当代表的事就不是民心所向。
经济上让你们和苏南压一头也就算了,吃饭这件事上还能给你们欺负咯?南京城里三亿只鸭子和东海里的虾兵蟹将可不是白白牺牲的。
江苏人为什么爱内斗?因为他们总是被代表。
从食材到做法,江苏菜都很难被简单概括,徐海菜、金陵菜、淮扬菜、苏锡菜,每一种口味都是时间和空间调制出的独门配方。
想吃最好的川菜只需去成都,想吃最好的粤菜可以直奔广州,其他几大菜系似乎都可以找到自己的那颗皇冠上的明珠。
唯独江苏需要你从南到北的一路走一路尝,那是历经千年富庶与兵戈才能有的五味杂陈。
和我吃饭我最甜
在民谣歌手周云蓬的《春歌》里,后半部分可以听到一个女声念白“绣花绣得吃力了吧,牛羊也下山了,我们烧自己的房子和身体,生起火来,解开你的红肚带,撒一床雪花白”众多北方听众一脸“友邦惊诧”的表情,这是哪里的方言,咿咿呀呀的,让人心痒。
还能是哪里,这么软糯的腔调,当然是糖罐子里渍大的苏州人。
无糖奶茶、零度可乐,每个梦想过上中产健康生活的都市白领都会首先在吃糖这件事上自欺欺人。
然而对于这种从大洋彼岸传过来的生活方式,苏南人表示不屑一顾:在我们这儿,连甜味儿都不会吃的,也配叫中产?
大到苏州的松鼠鳜鱼、无锡的三凤桥排骨,小到街边的小笼汤包、糖芋头,甜味占据着苏南人味蕾的金字塔顶。
△苏州甜点非常多/图虫
吃不惯的外地人会觉得苏南厨师没有糖就不会做菜了,非也非也。每年梅雨时节,河虾正肥,苏州的好馆子都少不了一道清风三虾,将虾仁、虾脑、虾籽清炒成一盘,滴几滴香醋。
一口下去,虾的爽口和鲜香就会在口中回荡,至于为什么不加糖?因为虾本身已经足够清甜了。
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只有南方少数几个省份产糖。苏州本不是糖产地,糖自古也是王公贵族才有机会享受的美味。
自宋朝南迁,苏南一带慢慢成了士大夫与富商的聚集之地。衣食住行多有规制法度,吃糖却是有钱有势就行。你以为苏南人吃甜是口味,其实人家吃的是地位。
1983年,江苏作家陆文夫发表了以苏州为背景的中篇小说《美食家》,一时洛阳纸贵,仅法文译本,就行销十万余册。
从此以后,中文世界里才第一次有了那个日后脍炙人口的名词:美食家。
△苏州菜代表:松鼠鳜鱼/图虫
人们将陆文夫的风格称之为“糖醋现实主义”,而这何尝不是苏南人通过美食表达的生活态度:现实虽苦,但苏南人可以糖醋一切。

本文地址: http://www.szxingding.com/tiyuyundong/4597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苏州新闻网 - 江苏苏州,苏州网,苏州资讯,苏州新闻,苏州人生活在线 http://www.szxingding.com

Copyright © 2018 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

Top